中商网 手机端
首页 > 娱乐 >

“我是你的眼”!这个女孩坚持12年帮盲人“看”电影

2022-07-24 06:13:00   来源:网络   阅读量:1610

遇见你“我是你的眼睛”!这个女孩已经帮盲人看电影12年了。

朱颖已经帮助盲人看电影12年了。12年来,朱颖成了他们的“眼睛”,他用充满感情的描述,把电影画面带到了每一个盲人朋友的心里。

这两年,为了更好地服务视障人士,朱颖不仅一直在思考如何把电影做得更好,还成立了“光影心播客”志愿者团队,聚集更多的爱心力量。

“我是你的眼睛”!

坚持给盲人讲电影12年。

坐在几十名视障人士中间,朱颖手里拿着厚厚一叠稿纸,时而抬头看大屏幕,时而低头看笔记。在没有对话和叙述的情况下,她的叙述会恰当地出现。为了保证影片的流畅性,朱颖必须控制讲话的速度和节奏。要让视障观众看懂电影,她往往要看几十遍甚至上百遍。

宁波光影播客志愿者服务团队负责人朱颖:最困难的是你必须一遍又一遍地看电影。我认为你必须一直看着他们。况且一部电影不是十分钟二十分钟就能看完的。需要一两个小时,比较耗时。之后,每一个场景都要与之相连,所以你需要对电影本身有很多了解。

宁波光影心播客志愿服务队负责人朱颖:其实可能是有缘分的,因为我奶奶小时候也是个视障人士。她的眼睛是白内障,这使她越来越看不见了。七八十岁的时候,几乎看不到她了。后来她喜欢我们孙女跟她聊天,看报纸,聊电视上的一些画面。可能也是受外婆的影响,我内心其实对这种人有那种特殊的感情。

从那以后,朱颖一头扎进了电影,学习解说技巧。

宁波“光影心播客”志愿服务队领队朱颖:当时我讲的第一部电影是张艺谋导演的《活着》。为了把这部特别的电影讲好,我真的看了二三十遍,看了一遍又一遍,练了一遍又一遍。也是从零开始学剪辑的。我为什么要编辑它?因为一部正常的电影一般需要两到两个半小时,但是我发现盲人朋友根本无法集中精力看这样的场景。所以我摘录了这部电影最精彩的部分。

完全不懂剪辑的朱颖,熬了一夜,打坏了几只老鼠,终于完成了第一部电影的准备工作。

浙江“光影心播客”志愿服务团队负责人朱颖:当时我在讲的时候,需要中途停顿一下。我需要向他们描述电影场景。我说的是宁波话,比如傅贵,一个有钱的年轻人,“倒毛巾和布衬衫”的意思是剃光头的长外套。看起来很有钱,很有绅士风度。

第一次,虽然跌跌撞撞并不完美,但观众的反应给了朱颖坚持下去的动力。

宁波光影心播客志愿服务团队负责人朱颖:观众中会有100多位视障人士。一开始我很紧张,跌跌撞撞,但我发现随着电影场景的切换,他们有时会皱着眉头开怀大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看懂,有没有和电影里的场景产生共鸣。电影结束后,一位姓张的阿姨激动地说。因为她看不见,她对我说,朱晓,我想我真的看见了。然后我感觉她像个孩子一样兴奋。

多年来,朱颖和许多视障人士成为了朋友,包括72岁的韩培莉。韩培莉患有先天性白内障。2016年后,她的视力逐渐变差。她每天都呆在家里,拒绝出门。了解情况后,朱颖有空就去找老人聊天。当听说朱颖要带自己去看电影时,韩佩莉一开始很不高兴,觉得自己遇到了骗子。

宁波市民韩佩莉:她被带到我这里我不是很开心,因为我眼睛看不见。怎么才能看电影?后来她老人家的故事讲得绘声绘色,好像我在电影里看到了同样的故事。她讲的很好,老人怎么生活,怎么下班出去玩,她都讲的很好。这次我看了这部电影,我说,朱晓,你没有骗我。我真的好像变了一个人,感觉很幸福。

当时,朱颖谈论的电影是《飞越养老院》。看到每个人都能被电影感染和影响,她开始更加谨慎地选择电影。朱颖希望他所讲述的每一部电影都能走进视障人士的内心,为他们的生活带来阳光。

宁波“光影心播客”志愿服务组组长朱颖:我感觉这部电影不是让他们看电影,而是让他们看电影。看完电影,他们心里也会感受到这种触发。

宁波视障人士蔡体红:养老院一群老人的生活场景,对我们触动很大。一方面,我可以接触到我们的人民,我感觉更好。

宁波视障人士尹:精神生活更丰富,在这方面更丰富。

从一个人到一群人

设置“光影心播客”

每当一个新的视障人士看电影,告诉朱颖这是他们人生中第一次走进电影院,朱颖就充满了悲伤。她越来越意识到,要帮助更多的人,光靠她一个人是远远不够的。这束光需要中继折射。

去年,她组建了“光影心播客”志愿服务团队,现在有30多名志愿者。包括电影剪辑师、影评人、盲人陪护、爱心队员等。大家分工明确,大大提高了志愿服务的效率。

宁波“光影心播客”志愿服务组组长朱颖:我不需要剪辑电影,我只需要告诉他们我想要什么。之后会有盲人陪同。我不需要来这里为他们举办一个活动,自己开车去接他们。现在,我们街道的领导已经帮我联系了一个爱心车队。只要我告诉他们盲人在哪里,车队就会如期来接他们,时间地点。

实力壮大了,讲电影的形式也变得丰富多样。最初,朱颖被要求当场作出解释。现在可以提前录制讲解,通过剪辑合成电影,直接播放给视障观众。这样不仅提高了工作效率,还可以多次重复使用和传播。

今年年初,宁波大学十几名新闻专业的学生加入了“光影心播客”的志愿服务队伍。从选片、文案到录制、剪辑,大家分工明确,通力合作。

宁波大学2019级新闻专业魏妙玲:我在这个选片的时候纠结了很久,因为我们不知道选什么样的片子。因为她是她自己,有多年的讲解经验,对这个比较了解,所以我们会问她。

同学们怀着志愿服务的热情,认真权衡每一个细节,努力为视障人士提供最佳的观看体验。

宁波大学2019级新闻专业学生周英华:我认为这只是一个传递火炬的过程。也许朱颖女士是宁波的第一个小火苗,然后我们每个人都是另一个小火花,然后不断地加入到这个活动中,可以让这个火烧得更大,温暖更多的人。

朱颖对年轻人的参与和奉献感到欣慰。未来,他们希望有更多的同龄人出现,让越来越多的视障人士从电影中获得生活的快乐和希望。

宁波“光影心播客”志愿者服务队队长朱颖:这么多年来,我从来不知道我会走这么远。我只是觉得自己喜欢,会坚持下去。也许我走了,会有更多的朱颖,很多,一个两个或者三个来做这个,这也会让更多的人看得见,不仅仅是我们潘火街道,还有我们宁波市鄞州区,或者整个浙江省,全国,传播出去做这个,服务更多的盲人群体。我觉得我不是一个人在奋斗,背后有一股力量指引着我前进。

和一群“盲人”聚在一起,“看”到盲人的需求。

朱颖的“光影心播客”让影院对视障人士来说不再是陌生的地方。“去电影院”给了更多视障人士一个走出家门的理由,它像一束光一样照进了他们的心里。

为了讲好电影故事,朱颖不仅要选电影,还要看电影,写文案,反复剪辑。朱颖已经做了12年这样的工作。在这里,有她对奶奶的亲情,也有她对别人的大爱。

现在,随着更多人的加入,“光影心播客”的队伍越来越大,不仅服务越来越好,服务的人也越来越多。更重要的是,有了这样的接力,这样的电影总会被放倒。

在刚才采访的最后,朱颖说他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人在奋斗。的确,现在许多城市如北京、武汉、南京等都有“盲人电影院”,许多“朱颖”也在做同样的事情。当然还有人经营“沉默咖啡馆”、“沉默面包店”等等。感谢每一个电影院、咖啡店和面包店,我们的城市获得了一些温度和一盏温暖的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