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商网 手机端
首页 > 旅游 >

滞留涠洲岛多日2000余游客已返程

2022-07-22 02:24:00   来源:网络   阅读量:2694
滞留涠洲岛多日2000余游客已返程

滞留涠洲岛多日的2000多名游客已经返回。

酒店老板拿出房间接待滞留游客,当地还成立了保安班为滞留游客提供服务。

7月20日上午8点55分,船启航了。

唐坐在窗边,看着这艘“北邮16”在黑云巨浪的包围下,缓缓驶离涠洲岛码头。一艘1000多人的大船上空着座位,几个游客散在船舱各处。

这艘船将带他们离开他们在一起呆了几天的大海。出发时间比预期晚了25分钟,但大家都很兴奋。“这可能是真正意义上的最后一波。”唐胖说。

据央视新闻报道,“北巡16”运送了177名游客回国。至此,需要救助的涠洲岛游客已全部返回。

据广西壮族自治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副主任雷震介绍,截至7月20日上午,滞留在北海涠洲岛的2000多名游客已全部回国。

对于一个旅游城市来说,疫情无疑会“断腰”这个原本备受期待的旅游旺季。7月12日,广西北海报告一例无症状感染者。此后,当地确诊病例数量不断上升。据广西壮族自治区卫生健康委员会报告,7月20日0时至24时,广西新增确诊本地病例52例,均在北海市,无症状感染135例,其中北海市131例。

7月14日起,北海市所有A级旅游景区暂时关闭。7月17日上午,北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第五场新闻发布会介绍,目前有2000多名游客滞留北海。当天,北海市重要景区涠洲岛旅游区发布紧急通知,暂停所有人员进出涠洲岛旅游区。

景点关闭,游船几乎处于停顿状态,时间在这个小岛上变得越来越慢。

"通过"

突然,每个人的生活都绑在一条船上。

涠洲岛和北海市之间大约有26海里,也就是50公里左右。轮船是最常见的运输方式。但疫情爆发后,船只的进出变得飘忽不定。

李小飞是一名游客,他早些时候离开了这个岛。对她来说,核酸检测结果是当时最大的障碍,她要和时间“赛跑”。疫情发生后,所有人的计划都被打乱了,李小飞急忙订了7月15日下午2点半的船票,准备经北海市返回江西宜春。

当时是48小时后带着核酸检测阴性离开北海,才坐上动车或飞机。但涠洲岛-北海段的上下船不需要核酸证明,凭健康码绿码即可通过。为此,李小飞计划在14日下午做核酸。这样她就有足够的时间拿到离开北海的“通行证”,而且不会过期。

然而,当李晓彤在14日下午去医院做核酸时,他发现医院规定外国游客做核酸的时间是早上8点到11点。上午11点以后,核酸服务只提供给岛民。她突然慌了。这家医院是涠洲岛唯一的医院,也是当时唯一的核酸检测点。“我们求爱了很久,说太晚了,但是直到第二天早上都没有做到。”

更重要的是,15日中午,当我做完核酸检测回到酒店时,李晓雨得知,现在涠洲岛-北海段的上下船也需要核酸证明。中间几个小时的时差很可能导致她坐失良机。他们坚持不懈地冲向港口。“到了那里,发现没有核酸结果也能上船。”

15日下午5点40分左右,船到了。

涠洲岛只有一个港口,走廊很长,两三米宽,但此刻挤满了想离开的游客。李小飞说,我们可以看到每个人都很焦虑,每个人都在不停地向前推进。“因为人太多,挤在封闭的围栏里,加上天气很热,有些孩子一直在流汗。家长很着急,甚至张嘴骂工作人员,问他们船到了怎么还没开?”最终,李小飞在晚上7点20分左右到达北海。当她下船检查核酸证书时,他们的结果刚刚出来。“我觉得自己很幸运”。

一艘返航的船。

不是每个人都这么幸运。一艘船在7月17日下午6点左右驶出涠洲岛港,但刚过半个小时就停了下来,慢慢调头返回。

乘客小李记得,船停在海上后,乘客们开始感到焦虑。许多人聚集在乘务员周围,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小李听到乘务员解释说不知道。“乘务员说,如果这艘船走不了,回城的希望就渺茫了。建议我们先退票。”小李和他的朋友没有退票:“我们想,没人告诉我们不能走,我们就等着吧。”

17岁的小李原本的计划是趁着假期,来涠洲岛当一名“志愿者”。每逢节假日,涠洲岛总会吸引很多志愿者。他们和小李一样,免费吃住在民宿,享受海岛生活,平时也帮老板接待访客,打扫卫生。疫情爆发后,她不得不提前中止计划,试图用一张来之不易的船票提前离开涠洲岛。

作为志愿者来到涠洲岛的黄啸也在这艘船上。在黄啸的印象中,船靠岸后,她听到广播说,北海回程将进入区域管制区,卫生代码可能会受到影响。涠洲岛未受疫情影响,属于低风险区,游客先留在涠洲岛,耐心等待。

对于这艘船上的乘客朱先生来说,这张船票极其珍贵。从13号开始,他每天都在为自己的离开做准备,但一切都不确定。

他经历了5点起床做核酸。到了之后,他发现有些游客凌晨2点就来排队了,等了三四个小时都没做成。人太多了,中午特别热。“让别人先走。”他们想要。

到了第二天,事情变得更糟了。这一次,他们决定排很长时间的队去做核酸,但这一天他们还是没来得及——那天发货太晚了,到了市里,没有火车和机票,不敢在市里呆着。想想吧。15日和16日,他们仍然没有成功。这一次,是因为他们买不到票。包括朱先生在内的乘客都很希望能拿到这张17号的票,登上机舱。

对于返程航班,朱先生有些不满,认为安排下午5点10分发船不合理,因为乘客下船后不能停留,大家都要当天离开北海。

但他慢慢冷静下来:“现在是市区七点半,酒店关门了,很多人会没地方住。市区有中高风险,我们也害怕一旦被红色代码或者黄色代码,我们就麻烦了,连车都上不了。我曾经担心第二天会不会有船。现在我看的话,可能三五天都没有船。不如静下心来慢慢玩。放飞心情,旅行的时限就延长了。”

疫情与人的关系

贝子没想到,送朱先生一行到港口挥手告别后,不到半个小时邮轮就返航了。

他在涠洲岛经营一家民宿,朱先生是他的客人。他们带着回民入住后,贝子夫妇商量,决定对滞留在岛上的三位客人免收房费,不管住多久。

“对我们来说,只是花一点水电又不是什么伤筋动骨的事情。”贝子说:“住在一起几天,大家就会像朋友一样互相照应。因为疫情,我心情不好,我们就跟他们说不要那么担心,大家都要活得开心。”

北子说,这几天,涠洲岛的生活还算有序,物资供应目前没有受到明显影响。他们一起包饺子,开烧烤派对。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聚集在这里,一些客人为大家制作著名的面条。现在是龙眼和菠萝蜜的季节。院子里种着香蕉、百香果、胭脂果。木瓜熟了,可以摘了。朱先生喜欢喝茶,贝子就在院子里摆了个茶几。大家经常在一起喝茶,互相安慰,互相扶持。

往年这个时候是涠洲岛乃至整个北海的旅游旺季。贝将告诉客人如何选择新鲜的野生螃蟹、扇贝和蛏——野生蛏的颜色是黄色的。买螃蟹要背拱,肚硬。扇贝的壳要又圆又厚,中间有个凸起,是最肥的。

这个季节,贝子的民宿往往提前20天就订好了,每天都能订满十几个房间。但是今年不同了。“我天天退钱。”贝子说:“只要有人说不出来,我马上把钱退给他。”

给客人退款,也是老板林先生在疫情爆发那几天的日常工作。他清楚地记得,7月12日下午,他收到了今年第一份因为疫情取消房间预订并要求退款的申请。

看到申请后,他没有犹豫,立即全额退款:“疫情时刻大家都不容易,我不想让别人冒险。”此后,林先生陆续收到退款申请。对于还没入住的客人,他同意取消订单,给租客全额退款;对于已经入住但提前离店的客人,他也会退还所有剩余房费,不多扣一分钱。

租客越来越少。7月14日晚,林先生依旧在b的院子里放露天电影,海风随着山歌飘了进来,伴随着院子里的灯光,陪着房客们度过了他们在涠洲岛的最后一夜。7月15日,林先生为最后一批入住BB酒店的客人送行

事实上,从今年6月份开始,民宿的订单量逐渐增多,岛上也是熙熙攘攘。人最多的时候,车把海鲜市场的入口堵住了。然而现在,环岛的道路空无一人,卖海鲜的商家冷清。只有分散在各个村庄和岛上唯一一家医院门口的核酸检测点,人们排着长队等待核酸检测。

7月18日,林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各村都设立了核酸检测点,但因为人手有限,很多人还是会去岛上唯一的医院做核酸检测。为了照顾一些体弱多病的老人,医院专门开辟了绿色通道,各村也派专车免费接送老人。

“为滞留游客尽绵薄之力”

不仅仅是涠洲岛,整个北海旅游业都受到了这次疫情的影响。

唐先生经营着两家民宿,共70多间客房,都位于本次疫情的“重灾区”——北海市海城区。唐先生说,在这个旺季,他基本处于“没有收获”的状态。从12号,13号开始有客人要求退款,14号以后退款达到一个高峰。

他正在考虑缩减现有的业务。70多间房,其中60多间是出租的。他打算和房东谈谈半年租金能不能按季度交,季度租金能不能先按月交。如果没有,他只能无押金退房,虽然这对他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早在七八年前,唐先生就接触了民宿行业。当时做了一年多,但是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再做了,换了工作。2019年,他又重新拾起了这个行当,卖掉了房子和车子,一共投入了一百多万。结果,他遇到了流行病。他不想轻易放弃:“我做了这么多年,毕竟是自己最熟悉的行业。如果能坚持,我还是想坚持。”

他认识很多同样在北海的民宿老板,大家一直期待着今年的旅游旺季。“去年大概需要十天,今年只要五六天。前几天大家都在希望不会有疫情。结果谁也没想到,疫情竟然发生在当地。”

7月16日,唐先生在其社交平台上发帖称,为帮助滞留北海的游客,将为滞留北海的游客提供20间专用房。每个房间每晚30元,可以提供绿码和48小时核酸报告。他还提到,这30元是能源消耗的成本。

唐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在平时,这种房间的价格至少要200元,但在这种特殊时期,他们正常接待也不容易。“有人来住,我们还是亏的多,因为需要维护。但我知道北海还有一部分人滞留不能走,所以我想反正拿几十个房间来接待会比较好。”

“希望那个岛越来越好”

疫情发生后,北海市疫情防控指挥部明确,宾馆、酒店、民宿等。必须无条件退款给因疫情无法前往北海的客人。市旅游文体局成立专职走访小组,及时处理游客投诉,要求全市各旅行社无条件退订退款,并积极协调航空退票工作。参与北海机场运营的11家航空公司均同意以零手续费为旅客办理退票手续。北海市市场监管局明确,任何商家不得以“不退预付款”、“扣保证金”等名义拒绝履行疫情防控要求,必须无条件全额退款。

同时,通过全域旅游大数据系统,摸清滞留游客人数,涠洲岛旅游区管委会工作人员按要求为岛上游客做好疫情防控工作。北海积极协调民航、铁路、公路等客运企业,尽快落实旅客返程保障措施,成立旅游服务专班,全力开展服务保障工作,确保游客诉求得到积极回应和安全处置。

由于多方努力,游客们正陆续离开这个城镇。

朱先生的家人得到消息,7月19日下午有一艘开往市区的船。太晚了,没有直达长沙的火车。他手绘了一张线路图,绕道广州到长沙,在广州站做了一次核酸旅行才打通。

北的民宿只剩下他们三个了。他们现在很闲。他们早上6点起床做核酸,做完就睡觉。在这里生活多年,他对大海和岛屿了如指掌:每年二三月份,荧光海就会出现,如果天气好一点,可能会持续到四月份。四六月是玻璃海的季节,海上会长满海藻。这片海域也是珊瑚保护区,美丽的活珊瑚生长在海底。禁渔后可以抓鱿鱼,抓螃蟹,捡螺蛳。到了七八九月,西南浪如钱塘江潮,蔚为壮观。

现在,人们已经散去,他的岛又恢复了平静。

李小飞拍了很多排队做核酸检测和在港口等游轮的视频,但她最后在朋友圈发布的却是北海的阳光、海浪和夕阳。她穿着裙子在海边跑,坐在电瓶车后座吹着海风,对着夕阳比划着爱的手势。最后她说:“希望这个岛越来越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