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商网 手机端
首页 > 体育 >

中国田径“新老交替”在路上

2022-07-26 06:43:00   来源:网络   阅读量:1619
中国田径“新老交替”在路上

北京时间7月25日,在美国俄勒冈州尤金举行的2022年世界田径锦标赛落幕。在最后一个比赛日,中国选手何以2小时24分45秒的成绩获得男子35公里比赛的第五名,创造了新的全国纪录。至此,已有53名中国选手完成了本届世锦赛征程,共获得2金1银3铜。

与三年前多哈世锦赛的三枚金牌、三枚银牌、三枚铜牌相比,本次比赛中国队获得的奖牌有所减少,在竞走等传统强项上未能表现出绝对优势。但男子跳远和男子三级跳远取得历史性突破,女子铁饼时隔11年再次登顶,男子马拉松等项目刷新了中国队在世锦赛上的最好成绩。老将的坚持,新人的突破,都证明了中国田径“多点开花”的局面,整体趋势向好。

“惊喜”并不意外。

本届世锦赛中国最大的突破来自男子跳远。25岁的王建安在最后一跳中将自己的成绩提高了33厘米,瞬间从第五名跃升为第一名。一次令人震惊的反击,使他获得了中国男子跳远世界锦标赛的第一枚金牌,为中国田径在该领域打开了新局面。

这一戏剧性的突破被公众视为“意外之喜”,但在中国田径协会美国教练兰道尔·亨廷顿看来,王建安的爆发早在意料之中。“我想如果去年世锦赛如期举行,他的成绩应该在8.40米到8.50米之间。预赛结束后,我会告诉他,你可以拿冠军。我知道他是现在中国男队中最有希望夺金的。”

男子跳远和之前短跑等项目的突破一样,都是中国田径“十年磨一剑”积累的结果。2013年,中国田径协会进一步深化“走出去,请进来”的发展战略。包括兰迪在内的一批外教开始辅导中国运动员,兰迪负责跳跃和短距离速度项目。他是苏和的共同教练。正是专业的理念和细致的训练方法,为中国田径一次又一次的突破搭起了舞台。

在这次世锦赛上,朱为中国田径填补了又一项空白。他以17.31米获得男子三级跳远铜牌,这是中国队在这个项目上的首枚世锦赛奖牌。在东京奥运会获得银牌后,朱进入了这个项目奖牌榜的比赛序列,又在世锦赛上获得一枚铜牌,证明了他不是昙花一现。

与中国其他职业球员不同,朱从21岁开始接受专业训练。2015年加入辽宁田径队之前,是校园“扫地僧”。2019年进入国家队视野,由巴西著名教练尼里奥·莫拉、中国教练、体能训练师、科研人员组成的专业团队帮助他的训练实现了从经验到数据的转变。比赛结束后,朱第一次与外教“复赛”。“中国的跳跃项目这次获得了两枚奖牌,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开始。以后的比赛有可能拿金牌,但是这条路并不容易,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这次比赛的第二枚金牌来自女子铁饼冠军冯斌。与王建安相似,她在东京奥运会上赢得了资格赛,之后经历了心理调整和技术提高。在后面的比赛中,她第一枪就将个人最好成绩提高了3.12米,直接超过了著名选手奥曼在东京奥运会上创造的68.98米的成绩。当初“推高”的门槛给了其他选手压力,也让冯斌提前锁定了冠军,重现了11年前老将李彦峰创造的辉煌。

此外,虽然没能登上领奖台,但很多老将的坚持也取得了突破。36岁的老将董以2小时11分14秒排名第23,创造了世锦赛中国男子马拉松选手的最快成绩;女子撑杆跳高,李玲在预赛和决赛中都跳出了本赛季个人最好成绩,获得第六名,创造了她六次世锦赛以来的最好排名。

项目优势需要新人接手。

2019年多哈世界田径锦标赛,中国队9枚奖牌中有5枚来自女子竞走,4枚来自女子投掷。本届世锦赛之前,女子竞走和女子铅球被视为中国军团的主要淘金点。但这两项赛事接连未能索要“黄金”,凸显出老将不易坚持,新人需要突破的现状。

自2011年以来,中国队从未让世锦赛女子20公里竞走金牌溜走。然而,在这次比赛中,女子20公里和35公里项目都全额参赛,只有切阳什姐获得两枚铜牌。

“东京奥运会一结束,全运会就开始了。密集的赛程过后,大部分球员进入了漫长的调整期。”中国竞走队教练向中国青年报·中青网记者透露,35岁的老将刘虹遇到了很多挑战。去年全运会无缘奖牌后,她表达了“这是最后一站比赛”的想法。然而,因为她是卫冕冠军,刘虹能够带着外卡参加比赛。决定再战的“母亲选手”在赛前不到三个月恢复训练,“最终排在第五位也不容易”。

32岁的切阳什姐自今年2月重返赛场以来,已在5周内赢得了3个冠军。他强势回归的另一面是“状态出来的太早,没有恢复时间”。然而,从结果来看,切阳什姐是“在线”的。在这场35公里的比赛中,她大大提高了今年4月份创造的个人最好成绩,并创造了新的亚洲纪录。然而,反对者也在增长。秘鲁的加西亚·莱昂和波兰的兹杰布洛,两个项目的冠亚军,未来将会给中国队带来挑战。

“年轻选手已经登上舞台,但与前辈还有一定差距,需要更多宝贵的比赛经验。”前述教练说,女子20公里竞走还有两个少年在参赛。1998年出生的马获得第十名,00后选手吴排名第十三。在男性方面,1998年出生的何表现出色。“他把个人最好成绩提高了近5分钟,他胆大的作风值得所有年轻人学习。”教练坦言,经过调整期,继续正确的训练方法,中国竞走还是会发力的。“让男团奋起直追,女团重拾信心,争取小组突破。”

对新人的“召唤”也出现在女子铅球和4×100米接力项目中。东京奥运会冠军宫无缘本届比赛三连冠,但这枚银牌是她在8届世锦赛上获得的第7枚奖牌。“以前担子一直在我身上,希望以后有人来接这个大旗。”龚说,以宋佳媛为代表的少年成长迅速,让她卸下了不少“心理包袱”。虽然宋佳媛在本次比赛中排名第六,但这位25岁的小将仍处于上升趋势。本赛季她投出了20米20和20米38,两次世界第一。“我由衷地为她高兴,可以更放心地把接力棒交给她了。”龚对说:

还有备受关注的4×100米接力。即使苏、葛曼琪等名将领衔,男团和女团依然无缘决赛。两队都派出了“带老带新”的阵容。在东京奥运代表队的基础上,女团第一名队员李赫和男团最后一名队员陈冠锋都是00后队员。如何帮助年轻队员尽快完成衔接,是中国短跑运动员目前面临的问题。

“我坚持跑步的时间不会太长。”赛后,苏回顾了他从2009年到现在在中国接力队的13年生涯。在他看来,从亚运会冠军到奥运会铜牌,这个项目的发展一直异常艰难,需要一代又一代的中国短跑运动员去继承和突破。“我不希望活动刚开始,成绩又往下走。所以年轻运动员要多参加比赛,希望我们退役后他们能上来。”

本届世锦赛中国队选手平均年龄26岁,比东京奥运会低两岁。阵容中有10名00后球员,9名1998-1999年出生的球员。据中国田径协会相关负责人介绍,本届世锦赛是巴黎奥运会周期的第一场比赛。从长远来看,为巴黎奥运会储备人才、培养队伍,是中国田径队希望在本次比赛中实现的目标之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