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商网 手机端
首页 > 产业 >

知名基金经理杨锐文:对亏损深表歉意相信困难是短期的深度审视机会

2022-10-27 09:36:00   来源:网络   阅读量:1876
知名基金经理杨锐文:对亏损深表歉意相信困难是短期的深度审视机会

随着基金三季报披露接近尾声,不少擅长写“小短文”的基金经理的最新“作品”也纷纷亮相,杨就是其中之一。

在五千多字的投资策略与操作分析中,杨深入分析了过去一个季度的心路历程和对未来投资机会的展望。他为所负责产品的平庸表现道歉。“无论是在海外还是在国内,我们都遇到了前所未有的认知挑战。战争冲突、低消费、房地产硬着陆不断超出我们的预期。”他说,这一次,悲观情绪似乎超过了以往。这可能是这一代人第一次面对世界大战和冲突,感受到全球通货膨胀对经济的影响。面对剧变,他充满了危机。

虽然很焦虑,但杨坚信,困难是短期的,中国的竞争优势没有改变。他仍然坚持投资有巨大前景的新兴工业企业,并伴随其成长,而不是强化趋势,寻求市场热点。他认为,从明年开始,优质公司会出现明显的分化。

杨说,与通货膨胀相比,世界上最大的挑战是缺乏一个强大的经济引擎。存量经济结构性变化的机会可能远大于增量经济,国家和企业寻求自身供给安全的动力会明显增强。在这样的情况下,安全无疑是未来的主线,包括国家安全、能源安全、粮食安全和产业安全(自主可控)。此外,股票结构的变化和新技术、新方向的火花也蕴含着投资机会。

对比中报披露的数据,杨在三季度增持了9号公司、远景、锐创、中海、雅克科技,减持了欣旺达、士兰威、Roborock、顺丰控股、美团。

管理规模下降近70亿。

截至三季度末,杨管理的9只产品合计303.95亿元,较二季度末下降69.07亿元。其中,京顺长城新能源行业规模最高,三季度末规模为72.75亿元,其次是京顺长城龙头公司和京顺长城优选公司,三季度末规模分别为57.89亿元和49.69亿元。

总的来说,制造业是杨的重工业。对比中报披露的数据,杨在三季度增持了9号公司、远景、锐创、中海、雅克科技,减持了欣旺达、士兰威、Roborock、顺丰控股、美团。

由于产品定位不同,杨管理的9只产品并没有保持相同的定位。其管理的景顺长城优化、景顺长城环保优势、景顺长城创新成长均定位为全行业基金,市值分布在30亿到万亿之间,行业分布也较为分散,体现多层次均衡投资;景顺长城成长龙头也定位为全行业基金,但所投企业会更侧重于大盘龙头成长股;京顺长城的公司治理和京顺长城的成长领航以均衡成长为导向,但更多的仓位投向了以专业化、创新为代表的中小盘股票;景顺长城改革机会基金的仓位结构与景顺长城公司基本相同,唯一的区别是仓位。改革机会的仓位预计在50%-80%之间波动,大部分时间在60%-70%之间。景顺长城电子信息行业和景顺长城新能源行业都是团队管理的行业型基金,分别专注于科技股和新能源行业,波动性较大。

以他管理时间最长的京顺长城优化为例。该产品三季度净值下降14.36%,规模也较上季度下降10.4亿元,至49.69亿元。同期该产品净赎回份额为5100万份。

三季度景顺长城优先股仓位较二季度变化不大,从75.72%到76.02%。前十大重仓股分别是:九号公司、世元股份、Roborock、欣旺达、顺丰控股、士兰威、锐创那威、中国海运、陈静、雅克科技。

与中报披露的持仓相比,京顺长城优选三季度增持9号公司至729.15万股,同时还增持了世元股份、罗博洛克、欣旺达、陈静股份、雅克科技。其中,雅克科技持仓数量较上季末增加80.31%。

该产品在三季度还减持了顺丰控股、士兰威和中海,瑞创那威持股数量与二季度末持平,仍为529.88万股。

对产品性能表示歉意,面对变化充满危机感。

三季度中小盘个股机会很多。然而,基金重仓股的表现仍然疲软,指数表现也是如此。沪深300和中小板综合指数分别下跌15.16%和12.93%,创业板和科创50表现较弱,分别下跌18.56%和15.04%。

在此背景下,杨管理的产品表现一般,对此深表歉意。“无论是在海外还是在国内,我们都遇到了前所未有的认知挑战。战争冲突、低消费、房地产硬着陆不断超出我们的预期。”

杨此前曾表示,自担任基金经理以来,经历了2015-2016年的三轮股灾和2018年的大跌。几乎每年他都会经历近20%的市场回撤。每次他在市场上陷入自我怀疑,这个市场就会见底。“然而,这一次,悲观情绪似乎超过了以往。这可能是我们这一代人第一次面对世界大战和冲突,感受全球通货膨胀对经济的影响。”

他承认自己也很焦虑,但仍然坚信困难是短期的,中国的竞争优势没有改变。他依然对自己的投资方向和投资组合充满信心,依然坚持投资有巨大前景的新兴产业企业,并伴随其成长,而不是强化趋势,寻求市场热点。杨认为,未来的赢家一定是持续高强度投入的企业。

“虽然这些企业不一定是当前的重点,但我们相信积累的财富是可以换来长期发展的。虽然这个过程充满了困难和痛苦,但我们仍然会坚持我们的选择和风格,我们会不断优化和改善我们的头寸组合。”杨对说道。

今年市场比较不好,国内外经济都不太好,对资本市场影响很大。世界正面临转折,全球化进程受到一定程度的破坏,战争和冲突可能不断上演和升级。这意味着投资的背景也发生了变化,市场风格也发生了一定程度的变化。

“今年基金重仓股表现不佳,大部分基金面临巨大压力,大范围基民亏损。我们的基金经理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一些过去的认知正在改变和颠覆。”

杨回忆说,今年以来,优质股出现了大规模的戴维斯双杀。但基金重仓股往往是优质股。这些优质公司往往是全球化的受益者,战争和冲突、高通胀等因素都不同程度地冲击了优质公司的基本面和长期预期。但是经过今年的估值消化,很多优质公司的估值已经到了很低的水平。他认为,从明年开始,这类公司会出现明显的分化。

总的来说,在最近的一两年里,杨越来越深刻地意识到什么是百年一遇的变化。世界瞬息万变,过去的时代可能一去不复返,来不及和你说再见。如果不以更加开放的姿态面对冲击和挑战,我们可能会被时代淘汰。

面对日新月异的变化,他充满了危机感,总是在思考未来会发生什么。他深信,只有拥抱未来,才能不被时代抛弃,这也是他无论遇到多大的风雨,依然坚持投资成长股的原因。然而,思考未来并不是盲目的拍脑袋。他认为,必须确保思考基于现实和趋势。

“我们决不能因为自己的想象而描绘未来。我们所有的思考都是基于行业的,立足行业,紧跟行业,才能保证我们对未来展望的准确性。希望能取得好成绩,不辜负持有人的信任。”

战争和冲突是全球通货膨胀的最大原因。

杨分析,预计的货币政策将继续收紧,直到经济带来的痛苦大于通胀带来的痛苦,这基本决定了美国经济硬着陆不可避免。美国加息带来的资金回流会全面推高其他国家的资金成本,欧洲等国家的日子会越来越难过。因此,中国的出口压力也是巨大的。

然而,由于中国放弃了蒙代尔不可能三位一体中的“资本自由流动”,强大的资本管制决定了中国有能力免疫美联储加息并保持独立的货币政策,这也保证了我们金融体系的稳定。“所以,虽然出口可能会有压力,但是经济的主动权还是在我们手里。随着疫情影响减弱,被抑制的消费和投资将促进经济增长的恢复。”

在他看来,这次全球通胀与上世纪70年代的滞胀有着本质的不同。70年代的滞胀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美国战后的婴儿潮带来了总需求的膨胀,能源供给跟不上需求的爆发。这一次,重要原因是新冠肺炎疫情带来了全球性的供给效率下降,表现在原材料短缺、产能建设放缓、航运效率下降、很多行业生产效率明显下降。

但在需求方面,由于欧美的一次性刺激,消费不降反升。疫情逐渐平息后,战争和冲突打破了供应链,进一步加剧了供给效率的下降,增加了很多成本的叠加。那么全球化建立多年的优化供应链突然中断,临时重建的环节必然是成本相对较高、效率较低的。杨认为,实现再平衡和再优化需要很长时间。因此,与货币政策相比,战争和冲突是全球通胀的最重要因素。

安全是未来的一条重要线索。

杨说,与通货膨胀相比,世界上最大的挑战是缺乏一个强大的经济引擎。从区域来看,中国经济引擎的边际驱动力正在逐渐下降;从科技创新的角度来看,互联网革命带来的全要素生产率已经达到了相当的高度,下一次技术革命还有待观察。

“缺乏新的增长引擎给世界带来了各种各样的内部量。国与国之间、国与国之间的内部容积必然增加战争和冲突的可能性。”杨表示,在这种情况下,存量经济结构性变化的机会可能远大于增量经济,国家和企业寻求自身供给安全的动力将显著增强。

他认为,安全无疑是未来的一条重要主线,这里的安全包括国家安全、能源安全、粮食安全和产业安全(自主可控)。

“虽然中国经济遇到了困难,但与欧洲面临的挑战相比,我们的问题相对可控。”杨分析说,欧洲的工业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俄国的廉价能源。俄乌战争和北溪管道被炸,让欧洲的能源问题几乎无法控制。欧洲的低能源成本优势可能一去不复返,这可能给欧洲工业体系带来毁灭性的打击。欧洲的困境也让全球经济陷入了增长的泥潭,但相对而言,中国和美国会相对受益。世界瞬息万变,时代越来越乱。中美这样的大国在经济和政治稳定方面的优势将得到充分展现。

“因此,中国的发展更多地取决于我们自己在这场百年一遇的变革中的表现。过去三十年被称为世界工厂的制造业将是确保我们继续顺利前进的砝码。”

在此前的一季报中,杨认为上半年以周期为主,下半年以科技增长为主。然而实际上,似乎周期性能源股才是全年的机会。经过深刻反思,他认识到本质上不是煤炭等传统能源的短期供需短缺,根本原因是我们国家这些年的能源发展。建设了更多的风光等不稳定电源,却忽略了火电、水电、核电等基荷电源的建设,大大降低了整个能源系统的冗余性和稳定性。这也是近两年中国频繁停电的根本原因。

“当然,极端天气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系统安全性下降,安全冗余不够。”他认为,俄乌战争引发的欧洲能源危机进一步加强了我们能源独立和安全的重要性。能源成本低也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如何保持这种优势也是一个值得思考的话题。

杨承认,能量的自控和安全是一个亡羊补牢为时已晚的问题。但工业的自控能力必须提前规划,这是中国继续确保制造业优势的前提。行业自控包括半导体、新材料、高端装备等。,其中半导体是最重要的。

“虽然从全球范围来看,高通胀沉重打击了可选消费品的需求,直接导致全球半导体热潮超出预期。但中国自主可控拉动大概率会导致各半导体子行业分化明显。”杨对说道。

对于科技创新板,虽然今年跌幅不小,但他依然看好。他认为,在此期间,科技创新板的表现相对较弱,这主要是受三年解禁的影响。从解禁的情况来看,减持的量不是很大,更多的是心理上的。“经过三年的估值消化,科技创新板仍在1000点左右徘徊。但是,很多公司的业绩翻了几倍。经过三年的积累和估值消化,很多机会非常难得。科技创新板的公司几乎涵盖了中国产业自主可控的主要方向,这也是我们未来最清晰的主线。”

长期看好三类投资机会,半导体自控的浪潮可能势不可挡。

“世界正在迅速变化,全球化进程已经被摧毁。过去全球化带来的增量机会很多,但未来增量机会会更少,更多的机会可能是存量结构调整的机会。”站在当下,杨认为,比较清晰的机会可以归纳为三类:

第一,安全。包括国家安全、能源安全(传统能源、风光储等。)、粮食安全和产业安全(芯片、软件、新材料等)。是独立可控的)。

第二,股票结构的变化。增量机会在减少,存量的变化将是主轴,比如燃油车向新能源车转型,消费升级和消费降级同时发生,欧洲产业向中国和美国迁移。

第三,新技术新方向的火花,这包括AR/VR、机器人、超宇宙等。这里之所以称之为星火,是因为这些新技术、新方向都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短期内不存在行业爆发的可能。

以半导体行业为例。根据杨的分析,欧美和中国的消费下滑速度快于预期,这也使得半导体行业的周期性低迷来得快去得也快,出乎意料。

由于这一轮半导体需求大幅下降,他看到三星、美光等大厂正在疯狂削减资本支出,这可能会使周期更快触底。由于手机、笔记本、电视和其他消费电子产品的需求超出预期,消费芯片的价格大幅跳水,许多芯片型号的库存居高不下。以前代理商炒货,夸大市场需求,这种芯片价格暴跌,是常有的事。

杨表示,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没有新的爆炸性终端应用诞生。因此,市场供求的再平衡需要中国消费市场的复苏。这就决定了半导体市场会出现明显的分化。

杨将半导体分为三类:一是以库存波动为代表的价格周期半导体;第二,基于产品的创新半导体;第三,基于国产化的自主可控半导体。

第一种价格周期半导体涵盖内存芯片和大部分低端芯片。这类半导体的投资价值不大,更重要的是阶段性的供需。过去十年,价格周期半导体的代表企业美光的表现远不如产品创新半导体的代表企业NVDA,这更像是周期股和成长股的对比。

第二类基于产品的创新半导体主要包括高端芯片。产品创新半导体在中国的定义和美国略有不同。美国的产品创新产品更处于技术和应用的最前沿,而中国的产品创新半导体在高端芯片方面更能媲美或超越海外同行。在某种程度上,中国的创新型半导体产品与基于国产化的自控型半导体产品有交集。

第三类以国产为主的自主可控半导体,包括芯片设计、半导体设备、半导体材料。

杨表示,中美贸易摩擦加剧以来,自主可控产业迎来爆发式增长。今天的半导体行业和四年前不一样了。国内有竞争力的企业越来越多,不同领域、不同产品零突破。“虽然美国不断升级半导体的局限性,但半导体的正循环已经逐渐开始,最大的自主浪潮可能势不可挡。”

智能汽车仍然充满机会。

在杨大量储备的电动智能汽车方面,今年新能源汽车出现了一些变化。碳酸锂价格超过50万/吨,其他原材料价格也处于高位,导致车企成本压力巨大。虽然政府不断出台各种措施刺激汽车消费。然而,由于整体经济压力,汽车作为最大的可选消费品,将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

新能源汽车占比已经超过25%。在此背景下,杨认为,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景气是必然的,这个周期可能长达半年到一年,这就决定了电动化的全面beta机会已经过去。

“不过,这对于新能源汽车行业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过去的超高增速不是常态,产业链上的一些环节也需要时间来缓解供需矛盾。经过这次调整,我们相信新能源汽车行业将会更加健康地发展,将会诞生无数的投资机会。行业的发展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的,需要耐心和坚持才能收获好的结果。”他说。

虽然他认为新能源汽车增长最快的阶段已经过去,但也要看到这个行业仍然充满机会。借助新能源汽车的弯道超车,中国汽车产业的崛起势不可挡。

2019年之前,不考虑政府采购,我们自主品牌汽车几乎没有车型能卖到20万以上,而现在很多车型都能卖到20万以上。杨认为,中高端车型的崛起意味着自主品牌车企将有力推动产业链的发展。这是因为20万以下的车型主要考虑的是成本节约,而20万以上的车型主要考虑的是功能和体验。

“毫无疑问,国内汽车销量在20万元以上价格区间的爆发,将有力支撑中国汽车零部件产业链的发展。随着竞争越来越激烈,车企对功能和配置的介入会越来越多,这种介入带来的竞争对产业链的推动会更大。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更重视汽车零部件和智能化,而不是电气化。”

对于智能,市场更关注智能驾驶,但杨认为智能驾驶并不是智能的唯一部分。尤其是在L4自动驾驶到来之前,智能驾驶更多的是决定中高级车的下限,而不是上限。在这个阶段,真正决定汽车上限的是底盘和驾驶舱。

从产品的角度,他认为更重要的是让用户在底盘和驾驶舱体验到意想不到的感受。汽车的决定点在于底盘和驾驶舱,决定了汽车的功能体积是必然的手段。中国在智能手机领域的领先地位,决定了中国车企在智能驾驶舱方面有着无可比拟的优势,这也让中国车企有了走向世界的信心。从这两年自主品牌出口的爆发式增长来看,我们的汽车产业已经迈出了全球化的一步。

相关报告

公开发行加仓医药股票!恒瑞医药重回格兰前十重仓,皮劲松增持迈瑞医疗。

大招!谢智宇、刘艳春、朱绍兴第三季曝光!

张坤、刘歌玲、刘艳春最新手术曝光!顶级基金经理是这样买的

养老金趋势暴露巨额资金,抄底矿业巨头押注储能大牛股

该基金最新的重仓股揭示了巨大的资金头寸,这些净利润大大增加。

坚定的看多a股!最新QFII持仓曝光:横扫128只股票。这些股票最受欢迎。

相关阅读